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这跟青羽山前期占据的山峰数量最多有关系,龙泉会前期,占据的山峰数量多并不一定就是好事,如此一来青羽山就得分散力量镇守这些山头。

    如今接连丢了十座山峰,反倒让青羽山的防守力量变得更紧密了,太罗宗就很难再有什么进展。

    而且青羽山这边其实没死多少人,原本镇守在那些山峰上的修士在察觉到敌人的强大后,没有选择硬拼,保存了很大一部分力量。

    眼下的劣势只是一时,并不能决定最终的结果。

    在几日的应对之后,青羽山这边显然要开始反击了,影月盘映出的地形图上,蓝色光点与黑色光点相交的区域处,好几座山峰已经爆发了激战,双方修士斗的不可开交,不时便有光点湮灭。

    蓝色光点是青羽山的修士,黑色则是太罗宗,至于红色,代表了秦氏。

    汤武等三人的目光俱都聚集在那交锋之地,从光点的残留数量来判断局势的优劣,渐渐地,韩遮月的表情变得难看起来,因为这一番交锋,明显是太罗宗落了下风。

    半个时辰后,结果出来了,青羽山夺回了两座山峰!

    韩遮月顿时就有点不开心,冷哼一声:“一群废物!”

    汤武依然站在那里,不动如山,不喜不忧。

    “有个散修闯进来了。”秦万里忽然开口。

    汤武与韩遮月一起扭头望去,顿时看到影月盘上多了一个白色的光点,就出现在边缘地带。

    “灵溪四层……”韩遮月一下从这白色光点的亮度上判断出对方的修为,嘴角抿起:“这家伙运气可真不怎么样。”

    之所以会这么说,乃是因为那白色光点出现的位置,是在太罗宗的地盘上,那边一大片连绵的山峰俱都是太罗宗占据,每一座山峰上都有最少五六个黑色的光点留守。

    四层境修为在这一片区域虽然不算低,可也绝不算高,随便一个五层境都能解决。

    百峰山范围很大,三家势力举行龙泉会时期不可能浪费精力去将整个百峰山封锁,而且附近的散修们都知道眼下是龙泉会举行之时,除了被青羽山召集的那些散修,其他人不会贸然闯进来。

    但凡事总有一些例外,这么多次龙泉会举行期间,不是没有散修误闯百峰山,那些散修大多都没什么好下场。

    如果是从青羽山那边闯进来的,还有机会被青羽山收罗麾下。

    可如果是从太罗宗或者秦氏的地盘闯进来的……那就对不住了。

    因为有之前的契约在,青羽山是可以招募这些外来者作为帮手的,可太罗宗和秦氏只能借助本身的力量,防患未然,太罗宗和秦氏不会放任外来者在百峰山中活跃。

    “你猜他是哪边阵营的?”韩遮月饶有兴致地望着那个白色光点,身为一个九层境修士,逼不得已跑回来主持龙泉会,其实是一件很无聊的事,这些小家伙杀又杀不得,打又打不得,她只能自己找点乐子。

    秦万里呵呵笑道:“韩师姐说他是哪边阵营就是哪边阵营。”

    这话等于没说。

    “汤武你呢?”韩遮月抬头看向那边的汤武。

    汤武理都不带理她的,惹的韩遮月一撇嘴:“木头桩子!”转头看向秦万里:“要不要赌一把?”

    秦万里道:“难得韩师姐有这等雅兴,师弟自是奉陪。”

    “两百功勋!”韩遮月顿时来劲。

    “咳咳……”秦万里猛地咳嗽起来,“小赌怡情,小赌怡情。”

    说完也不给韩遮月说话的机会,直接道:“我赌二十点功勋,这个人是万魔岭的!”

    韩遮月轻哼一声,意兴阑珊:“真没劲啊!”她身子往后一扬,双手高举,呈大字型躺在太师椅上,春光大泄,姿势惹人浮想联翩,哪还有半点九层境修士的风范。

    “两百功勋,我赌他是浩天盟的!”一直默不作声的汤武忽然开口。

    韩遮月猛地起身,望着汤武,抿嘴娇笑起来:“好,就跟你赌一把!”

    “天机见证!”

    “天机见证!”

    霎时间,三双目光都朝那白色的光点瞩目过去,眼看着那光点以一种极快的速度朝最近一座山峰靠近。

    虎背上,陆叶眉头皱起,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从刚才起,他就生出一种被人窥视的感觉,可是仔细查探,却又一无所获。

    这让他警惕起来,甚至将在附近采药的依依也喊了回来。

    一路前行,没有任何意外,直到攀上最近的一座山峰,琥珀忽然停下。

    端坐在虎背上,陆叶右手按住刀柄,一身灵力暗暗催动,琥珀也伏低了身子,低声咆哮起来。

    这里有埋伏。

    陆叶清楚地察觉到了这一点,而他已经踏入了别人的埋伏圈。

    他不知道埋伏在这里的是什么人,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埋伏在这里,甚至不知道那些人的修为,如今局面对他很不友好。

    山顶上狂风拂过,树叶哗啦啦作响,一人的声音忽然在不远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我的师父什么都懂亿点点修复师复活帝国从忍界开始变革风起龙城回到2002当医生妙笔计划:光明行公子别秀女主从书里跑出来了怎么办大明皇长孙:朱棣送我上皇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