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噼啪的炸响声中,微弱的火光跳动了几下,最终熄灭。

    插在暗桩上的火把燃尽了。

    隐蔽的矿道陷入黑暗,但陆叶没有完全失去光明,原本应该漆黑一片的环境在他眼中还有一些微弱的光芒存在,他能看到不远处杨管事尸体的轮廓,还能看到被自己丢在一旁的那柄剑上的寒光……

    不是矿道不够黑暗,而是他的视力增强了。

    开启自身灵窍之后,陆叶明显感觉到己身发生了一些奇妙的变化,就连因为受伤而虚弱的身子,都平白生出了许多力量。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陆叶忍不住狂笑起来,笑声回荡在这幽闭的环境中,直到牵动了伤势,他才赶紧打住。

    压下心头的喜悦,他回想方才的变故。

    可以确定的是,自己忽然开窍跟影子树有关,也跟那一块他从未见过的暗红色矿石有关。

    不对,矿石不是重点,重点是矿石里面的那团橘黄色的火焰!

    影子树生出了根须,将那火焰吞噬掉,结果自己就开窍了。

    影子树从来没有这样的变化,应该是受到了那橘黄色火焰的刺激导致的……

    看样子自己之前的想法没错,这影子树确实能给自己提供一些奇妙的帮助,只不过一直以来,自己都没找对方法。

    理清思绪,他连忙集中精神,他想看看影子树现在是什么样子,不管怎么说,那一团橘黄色的火焰是被影子树吃掉了,总会有一些变化的。

    许是因为情绪太过激动,纵然陆叶已经努力集中精神了,竟也没能看到那影子树,这事以前也经常出现,是注意力不够集中的原因。

    他深吸几口气,平复了下心情,又等了许久,这才再次尝试。

    这一次倒是顺利地看到了影子树,果不其然,跟陆叶想的一样,原本灰蒙蒙的影子树出现了一些变化。

    总体上影子树还是那个样子,之前生出来的根须倒是不曾见到,只是靠近树冠下方位置处,有一片叶子笼罩着熊熊火光,仿佛在燃烧。

    陆叶努力集中精神,朝那燃烧的树叶望去,隐约看到那树叶上烙印有一副极为复杂而繁冗的图案。

    他集中精神,想看清那个图案。

    异变突起!

    小小的一片树叶在他的眼前中不断放大,瞬间遮蔽了视野,与此同时,大量莫名的信息不受控制地朝他脑海中涌入,陆叶顿时感觉好像有人拿大锤狠狠砸了他脑袋一下,连吭都没吭一声,就直接昏死过去。

    再次苏醒的时候,陆叶整个人都晕乎乎的,而且头疼欲裂。

    摇晃了下脑袋,强撑着精神爬起来,背靠着岩壁。

    他回想自己昏迷前的遭遇,然而诧异地发现自己脑海中多了许多从未接触过的信息,这些信息根深蒂固,就好像是他本身的记忆。

    陆叶静下心神,细细查探这些本不应该存在的记忆,很快搞明白事情的原委。

    还是影子树的原因,影子树吞噬了那橘黄色的火焰,结果树上便多了一片燃烧的树叶。

    树叶中上有一种玄妙的图案,承载了大量神奇的知识,当陆叶用心查探的时候,这些知识便强行灌入他的脑海中。

    锋锐!

    这是那树叶中承载的东西,乃是一道名为锋锐的灵纹。

    陆叶听说过灵纹,这是一种蕴藏玄妙力量的东西,与修士的生活,修行,战斗息息相关。

    似乎还有一种专门研习灵纹的人,被称为灵纹师,不过这种人一般数量很少,因为灵纹研习不易。

    搞明白这些之后,陆叶想要调动灵窍内的灵力。

    然而他发现灵窍中的那些灵力沉重无比,根本调动不起来。

    略一思索,陆叶想起来,自己还身处在元磁力场的笼罩下,想要调动灵力谈何容易?

    之前杨管事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死在他手上。

    他站起身,蹒跚着朝远处行去,一边走一边感受着灵窍中灵力的反应,直到能调动起这些灵力才停下步伐,这个位置已经离开元磁力场笼罩的范围了。

    原本沉重的灵力变得异常活跃,在陆叶的施为下在体内游走,走到哪里,哪里便暖洋洋的,从未有过这种经验的他大感惊奇。

    玩了片刻,他想起那道灵纹,几乎是本能地,将灵力灌入手掌之中,顷刻间,一道华光在手心上闪过。

    虽一瞬而逝,但陆叶还是看清楚了,那华光是一种极为复杂而繁冗的图案,与那燃烧的树叶上承载的图案一模一样!

    “这就是锋锐?”陆叶低头审视自己的手掌,按道理来说,他才刚开启自身的灵窍,如何运用灵力都一知半解,更不要说用灵力构建出一道灵纹。

    可偏偏他就这么轻而易举地做成了,好像经过了无数次的锻炼。

    手掌上绽放淡淡的耗光,好像一只大号的萤火虫,而且手掌中传来一阵阵刺疼,给陆叶的感觉就像是有很多针在肉里扎自己。

    虽是一只手掌,但这手掌此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我的师父什么都懂亿点点修复师复活帝国从忍界开始变革风起龙城回到2002当医生妙笔计划:光明行公子别秀女主从书里跑出来了怎么办大明皇长孙:朱棣送我上皇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