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    望康请了老药王回来,

    一进府,

    见到父亲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

    侯府的长公子讪讪然地摸了摸鼻子。

    知子莫若父,

    他心里打的算盘他爹不清楚就怪了。

    但这些话都是不能说的,

    母亲那里望康更是要瞒着,

    跟他父亲一起作太平如常的样子,

    对往后之后忌口不提。

    母亲的心思,望康也知道一二,他们三兄妹跟父亲非常亲近,

    现在钰君尚未及笄婚事未定,施宁年幼未成长,她想父亲是放心不下他们的。

    母亲是个有心思的人,

    她自知身体不太好,

    就把施宁交给了父亲带,想着父亲疼爱幼子必然不会轻谈生死,

    到时候就是悲伤也会撑下去。

    但就如当父亲的知道儿子一样,

    被父亲一手带着长大的儿子怎会不知道他的心思?母亲把施宁交给父亲,

    父亲就把幼子交给了膝下无子、品性端方的景御史手里,

    有着他这个长兄和把施宁当半个儿子的景御史,

    施宁以后怎会无人管教?至于钰君,

    她早被母亲教养得能独当一面,父亲怜惜她,但从他让妹妹早早管着庄铺,

    代他们侯府出去与人来往就可看出,

    父亲对她已放手,而望康自己从小就被父亲放出去替侯府行走,现在侯府半数事务已落在了他手中,他早代父行事了。

    他们三人,父亲早做了交待,只有母亲还被父亲哄瞒着,以为他守着她只是想在她生前多和她呆一段时日,心惊胆怯之余又期盼着他们这些当子女的能把父亲牵扯住了,望康哪敢与她说真话,遂请回老药王,一是为着母亲,二是想父亲看在老药王德高望重又是他救命恩人的份上,能珍惜保重己身。

    父亲不过四旬出头,是为官者和为人正值壮年的时候,道他心存死志,别说母亲不想信,就是朝中百官又有谁会信?连老药王也惊讶无比。

    望康不能与外人道他的想法,急把老药王请来,已是他谨慎百思过后的作举了。

    等见到母亲,见她一见他就摇头,望康跪蹲到她面前笑嘻嘻地道:“我又胡闹气着你了?我不在的这几天可想我?”

    许双婉被他拉着手打他的脸,她忍俊不禁,说了他一句:“老调皮。”

    “老头儿去百草园里休息去了,明日来给你看身子,你今晚休息早一点,把身体养得好好的,省的明日你开苦药给你吃。”望康覆着母亲枯瘦如柴的白手道。

    许双婉望着他点点头,轻声与他道:“这几天你不在,你爹老看着我都不管你弟弟了,你早明过来陪娘一会,让你爹教教施宁的书。”

    “他连小儿子都不管不喜欢了,难不成还指着您再给他生个小儿子喜欢呀?”望康“啧”了一声。

    许双婉被这口无遮拦、无法无天的长子逗得眼都笑弯了,连着咳了好几声。

    等把长子离去,她把隐忧化为叹气咽在了口里。

    她近来老与他笑着道他们说过的那些指望儿女以后的前景,就等着咽气的那天把儿女托付到他手上,让儿女拖着他的步子,让她在离去后就是为着他们心爱的儿女也会把悲伤收住,看望康立业生子,送钰君出嫁,抚养他们的幼子长大。

    但他太平静了,平静到就是施宁受伤,他也不像过去一样老把小儿子抱在怀里疼爱,而是让施宁自己一个人呆着,也不让他来她身边与他们呆在一起。

    那是他们的小儿子,他允许爬到他上玩闹的小儿子。

    许双婉这几日心神不宁,老觉得自己的打算有不妥的地方,遂老药王被望康强请到京,她是有些庆幸的。

    如若这世上还有别人能劝住丈夫一二的,除了宝络,便只有与丈夫有莫逆之交的老药王了。

    老药王次日早上醒来刚出门,就见到了在其院中抬头看天的归德侯。

    宣仲安正在看天上的飞过的鸟儿的啼声,听到咳嗽声,一回头看到老药王,就翘了嘴笑道:“老前辈昨晚睡的可好?”

    他朝老药王走了过去。

    老药王抚着白须,看着朝他而来宣相。

    宣相披着的披风在清晨的轻风中飘荡,跟当年具仙人之姿的宣长公子一样,人及中年的宣侯爷身上没有太多浊气,俊雅高贵、身上带着疏淡之意的他还是一如高高的浮云,寻常人等不可触及。

    当年的小姑娘几次面对他嘱托她要好好照顾她丈夫的话皆笑而不语,仅有一次在他的话后与他道:“请老人家放心,他是妾身的丈夫。”

    老药王当时当她道的只是客气话,但……

    但如若这是客气话,这世上便没有诺可了罢。

    “还好,”老药王这些年不再过问俗事,只管在药王谷里种药带徒孙,身子一如当年康健,比之过去十年,他未见老上几岁,这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成为圣人是一种什么体验?大魏读书人我用闲书成圣人我在海贼镇守推进城一百年这个明星很想退休人道大圣漫威里的灵能百分百诸天邪武英雄联盟之逐风而行拔剑就是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