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看他:“圣上,他们是我跟婉姬的孩子,他们会自行照顾好自己,至于其它,我已安排好后手,你……”

    “行了,你就送到这罢。”宝络打断了他,他让皇后带着人先走一步,等她走开,宝络深吸了几口气,强把怒气压下后道,“朕知道你现在伤心着,朕也不与你多说,你且不用多想,等望康成亲后我们再详说罢。”

    现在劝他,他未必听得进去。

    宝络说罢,挥袖而去。

    宣仲安朝他的背影躬了半身。

    等到下午,属下来报,说圣上不属意他的弟子和心腹当朝吏部尚书余中兴为相之事,宣相听着也只笑了笑——他能帮弟子的仅止于此了,他送他送到了这步,这丞相他要是当不了,那换个能当得上的当也成。

    许双婉到晚上才醒来,这次她睡的比往常久了点,一醒来就见他坐在床边,灯火当中他的面若如昔,只是头发灰白斑驳,如若不是乍眼看去,她都不知道他有这么多白头发了。

    这些年她心疼他得紧,养发的方子给他寻了无数个,其中有好几个好使的他用了都有用,她这一年病的太厉害了,没以前那般看他看的紧,这一恍眼,他的白发就又多了。

    “醒了?”她一睁开眼,宣仲安抱起了她的头,让采荷在后面塞了个枕头,放下她后拿起了勺给她喂参水。

    许双婉张开嘴,眼睛在他的脸和头发之间游移,等到半碗水下去,她有了点力气,嘴角微扬与他轻声道:“孩儿们呢?”

    “望康没归,不知道野到哪去了,钰君带着施宁睡去了,等会她过来,你吃点东西她就过来了。”宣仲安接着给她喂参水。

    “不是又去药王谷找老药王了罢?”都让他找好几次了,老药王来过两次实在没法子,现下想必只想躲着她宣家的男人走了罢?

    难为老人家了。

    “谁知道,随他。”宣仲安帮她颊边的发拨到耳后,道。

    “诶。”许双婉抓住了他的袖子,等一碗参水下去,粥喝到一半,钰君回来了,接过了父亲手中的碗,许双婉便朝他望去,见不用她说,他也拿起一碗粥在旁吃起了饭菜来,她不由笑了。

    “想吃我的?”宣仲安见她老看着他,故意逗她道。

    许双婉咽了口中的粥,回了一句:“我的香一点。”

    她的声音很小,但宣仲安特地离她坐的很近,听的清清楚楚。

    这不知何时就休的时间里,宣仲安只想每时每刻都挨得她近一点,再近一点。

    这厢他听了哈哈大笑了起来,凑过头去拿女儿手中的碗,“那我得尝一口。”

    钰君笑了起来,把碗给他。

    “是香一点……”宣仲安尝了一口,把碗还了回去,跟他的婉姬笑道:“我的也香,你要不要也尝一尝?”

    要,许双婉点头。

    宣仲安拿自己的粥喂了她两口,许双婉咽了两口后,忍不住道:“你多吃点。”

    “知道。”宣仲安摸了她的嘴角一下,不以为然地道。

    没她看着,丈夫就不太用饭,她一病得重他就更是无心饭食,饿极了也只是草草吃几口,许双婉就是为着他捱过了好几年难捱的时间,时至今日,她怜惜爱子娇女,更是怜惜他,不知要如何宽慰他,宽慰自己,她才能走得安心一点。

    这一夜钰君等到了父母歇下才走,她去了小弟的房间,她轻轻进门,不等照顾施宁的怡娘出声,里头施宁就道了一句:“姐姐来了?”

    钰君没回话,他又紧接着道了一句:“娘可睡了?”

    “睡了。”钰君掀帘进了内卧。

    这时施宁已下地爬到了凳子上,把床角灯柱上的油灯吹亮了,姐姐一进屋,他飞快爬了下来去牵了她的手往床边走:“她可问我了?”

    “问了。”

    “说我什么了?”施宁拉着姐姐上了床,把被子盖到她的腿上,“你告诉她没有,我要到明天下午才去看她。”

    “说了。”

    “她怎么说的?”

    “她说好。”

    施宁听着,眼睛扑闪扑闪着就红了起来,他擦着眼睛:“你没告诉娘,我下午把头跌破了罢?”

    “没。”钰君抱着他,“但娘有说,是不是宁宁又闯祸不来看她?许是又把自己弄伤了罢。”

    宣施宁躲进姐姐的怀里,他抱着姐姐的腰,忍着眼泪不哭,道:“我早上有去看她,还亲了她一口,她知道吗?”

    钰君拍着他的背,红着眼点了点头,“知道。”&amp;lt;/div&amp;gt;<a href=" target="_blank"> )</div>http://www.123xyq.com/read/3/3740/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 重生之似水流年混天大圣老子能召唤万物我的师父什么都懂亿点点修复师复活帝国从忍界开始变革风起龙城回到2002当医生妙笔计划:光明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