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    “兄长。”

    “进去罢,

    ”宣仲安搭住宝络的背,

    带着他往里走,

    “好好与她说说话。”

    说到这,

    宣仲安脚步顿了一下,

    面容平静地看向宝络,

    “答应她,

    以后你会好好看住我。”

    宝络伸手拦眼,一时之间竟无法语。

    宣仲安待他平静了一些,带了他进去,

    迈进门槛时,宝络道了一句:“兄长,你会听朕的,

    是罢?”

    宣仲安一笑,

    这一次他脚步未作停缓,轻步进了门去。

    他的步子,

    许双婉听过千百遍,

    步子放得是轻是重她都能听出是他来,

    一听到他回来了,

    她朝圆门边望去,

    眼神追随着他看着他回到了身边。

    “丞相。”皇后起身,

    回了原位。

    宣仲安在另一边坐下来,跟许双婉道:“这日子我们再看看,也听听望康的意思,

    再商量两天。”

    许双婉把头靠在他的肩上,

    笑着点了点头。

    依他一会儿罢,只要他心里能好过点。

    他们没说上两句话,不多时,管家来请侯爷有事请示,宣仲安出去了,留了帝后与许双婉呆在内屋,他走后,许双婉眨了眨眼,宝络一对上她的视线,脸上就扬起了笑。

    “多谢你们来看我,”可能是她这一生最后见这对夫妻了,许双婉看着宝络想起往昔,眼眸温柔,“宝络,多谢你这些年对你义兄的一腔真心,没你护着,你义兄走的也不会如此顺坦……”

    宝络勉强笑道:“哪儿的话,是义兄帮我才是。”

    许双婉摇摇头,“是你怀着赤子之心爱护,才有你们兄弟的今日。”

    要不凭她丈夫那脾性和心思,换任何一个君主对他皆是猜忌多过重任。

    宝络捂了下眼睛缓了一下,这厢他笑不出来了,难掩内心悲伤:“嫂子啊,我不是想劝你啊,可是你们以前那么难都过来了,不能这好日子才开个头……”

    宝络知说下去也是为难她,他低头捂住眼睛,拿手心拦住了夺眶而出的眼泪。

    皇帝的呜咽声一起,许双婉闭上了眼。

    她也想啊。

    但,只能如此了。

    “弟媳,给圣上顺顺背……”许双婉张眼带笑说了一句,等到宝络直起了身,她咳嗽了数声,宝络跟皇后连忙坐过来扶她给她顺气,等到顺过气来,在宝络的手离她的手臂而去时,许双婉笑望了他一眼。

    “嫂嫂。”宝络叫了她一声。

    “宝络,你兄长以后就要拜托你了……”许双婉笑看着他道,此时,她的眼睛里有泪。

    “诶。”宝络背过头,不敢直视她。

    “麻烦你帮我看住他,替我照顾他一二,我,我……”许双婉说到这里,神情恍惚了起来。

    今天她说了太多话了,有些疲了。

    她想道一定要拦住他,不要让他伤心过度,不要让他老想着她……

    可这些话,她想说却说不出来。

    怎么可能不想呢?就是连她这清醒的时候不多的人,睡梦中过的也都是和他在一起的日子。

    他们倾心相待,相濡以沫,她说过要跟他同生共死,白头偕老,却要先把他舍下了。

    是她对不住他啊。

    “嫂嫂,累了?你歇着罢。”皇后见她眼神迷离,神情疲惫,伸手扶了她躺下,给她盖好了被子。

    夫妻俩之前没有叫外面守着的下人,此时他们也并没有离去,皇后爱怜地一直握着被子里义嫂的手不放,等到她的手把嫂子的手握暖了,时间也过去一会儿了,她偏头,跟怔怔地看着屋子一角的宝络道:“丞相一直在外头罢?”

    宝络回头,哑着嗓子道:“在罢?”

    他不知道。

    宝络指着内卧一角墙壁上挂的画,画中柔美女子浅笑吟吟,秀雅地端坐在椅子上,她身后站着的男子一手扶在她肩上,一手背于背后,脸上同样含着一抹浅笑,“蕴娘,你看,要是一直都是那时候,多好。”

    皇后看着那画上天作之合的那对壁人,垂眼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花无百日红,人无再少年。

    宣仲安在外面等了帝后出来,他没有再进去。

    宝络跟皇后要走,宣仲安要送他们,他扶了廊柱在拦沿上的椅子上坐了一会,方才起身,神色如常跟他们道:“圣上,娘娘,请。”

    “望康呢?”走了几步,宝络问。

    “出门去了,这两天不在家。”

    “又是请人去了?”

    “嗯。”

    “钰君呢?”

    “施粥去了,下午回,”宣仲安说着侧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成为圣人是一种什么体验?大魏读书人我用闲书成圣人我在海贼镇守推进城一百年这个明星很想退休人道大圣漫威里的灵能百分百诸天邪武英雄联盟之逐风而行拔剑就是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