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    随着许曾氏过来的还有许双娣夫妻,

    连许渝良也跟着一道来了。

    许渝良一进来就是朝宣仲安拱手,

    叫了妹夫。

    罗杰康为人木讷呆板,

    但他自幼被家中请来的名师悉心教导,

    很重礼数,

    一进来就是朝老夫人请完安,

    跟岳父见过礼,

    才与归德侯府的这位连襟拱手作礼。

    他一板一眼,许双娣却不喜他这个透着呆气的样子,扶着母亲去了祖母那边,

    这眼睛扫到宣仲安这个妹夫,不由多看了两眼。

    许曾氏这厢也是从鲍兴那知情二女婿所谋得的差事了,还是太子举荐,

    这一路她走来,

    步子轻盈,脑子里想着的是老太太这次不可能再放任二房她们把她压下去的事。

    只是等看到次女,

    见女儿是依了礼数,

    一看到她就站了起来,

    她一近就向她请安,

    但她嘴里唤的那声“母亲”,

    确是失了以往的亲近了。

    但许老夫人往日喜爱这二孙女,

    到底也只是一般喜爱,这下就是觉得这二孙女跟她母亲不如之前那般亲近,也只是以为她对许府这个娘家有了成见,

    也是没听出什么来,

    不以为然得很,她拉着许母到身边坐下,又嘱咐了管家给大老爷这些爷们先摆个酒桌喝几盅,就不要在她们这些女人家家这边浪费时间了。

    罗杰康是个孝子孝孙,他是他祖母一手带大的,他祖母早些年去了,现在便把妻子的祖母当成了自己的祖母尊重,这下一闻就肃目道:“侍候祖母乃吾等小辈应当之事,岂是浪费二字所,祖母,您可闻那……”

    许老夫人一听他有大肆谈之意,忙笑道:“听说了,都听说了,你再孝顺不过,我心里可是知道的,现下不忙,你是家里的大姑爷,大姐夫,现下祖母请你跟你大哥去帮祖母好好招待一下我们许家的新女婿,你看可好?”

    “杰康遵令。”罗杰康朝她拱手。

    许老夫人得了他这般尊重,心里才算是真正舒坦了起来,看着罗杰康的眼也是多了几分真正的慈爱。

    这才是许府的好女婿。

    她眼睛又瞥到那不咸不淡跟岳母见过,此时脸上连个笑都没有的二女婿身上,也是不禁微拢了下眉头,也知道这是块难啃的骨头……

    姜老头那块又冷又臭的老古董看重的外孙,比他能好到哪去?

    看来,也只能在二孙女这边作些文章了。

    好在家中为渝良谋的那份差事,他二叔他们也是帮了忙走动的,这二孙女就是跟二房他们有什么龌龊,看在她大哥已经得了好差的份上,也得帮她堂弟他们一把。

    这金部主事是个大肥差,手底下到底是要人使唤,这手指缝里要是再随便漏点,可比去没多少油水可捞的衙门被点卯坐堂来得强多了。

    “去罢。”许老夫人心中想什么,面上一点也没漏,她是个陪着许老太爷一路从下面爬上来的,可不是别人家那坐在佛堂吃斋念佛,一辈子呆在内宅没出过几次门,没经过什么大事的老太太,这下就是心中极不喜那二孙女婿,她还是朝他带着几分长辈对小辈的亲近道:“随你岳父大哥和姐夫去就是,好好玩,双婉在我这,我会好好替你照顾着的。”

    这许府从上到下,从老到少,都是使的好一手见风使舵,宣仲安如若不是还算对这许府的上下有些了解,还真有点被这满身慈祥之气的老太太哄骗了过去。

    他朝老太太一笑,也没回她的话,而是朝他的少夫人看了过去。

    许双婉这时站在母亲身边,也没坐,朝他一福,道:“您去罢。”

    “等会过来接你。”

    “是。”

    她一应,宣仲安也未作停留,朝许冲衡就是一拱手,“许大人,请。”

    便连岳父都没称呼一声。

    要是没问之前那句话,许冲衡见他这等无礼,早就甩袖而去,这时候他却皮笑肉不笑地道了一句:“二女婿,请。”

    他们家虽说他父亲是吏部尚书,他是吏部的文选司郎中,但京中的官员个个都是有派系,身后有人。而能进京来打点的官员,可不一定个个都能打点到他们家来,他们自有他们的门路,他们许府是坐着重位,但手中的银子得的可不多,一直只出不进的,也是伤家底,许冲衡私下里没少代他父亲收孝敬,这脸皮也是早练出来了,现下只想着跟他这二女婿把关系打好,日后好办事。

    他这头要讨小妾欢心要花银子,那新养的外室人再千娇百媚不过,但要讨她欢心,也不是些许金银能办得了的事,他这请同僚吃花酒也是要钱,处处都是要花银子,使银子,还是给自己多寻几个来钱的门路才好。

    现在有了一个就在他的眼前,这人还是他的女婿,许冲衡没那么容易让他在手中溜掉。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成为圣人是一种什么体验?大魏读书人我用闲书成圣人我在海贼镇守推进城一百年这个明星很想退休人道大圣漫威里的灵能百分百诸天邪武英雄联盟之逐风而行拔剑就是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