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    她不动,

    宣仲安看向了她,

    许双婉深吸了口气,

    才把满腔激愤到近乎悲怆的心绪掩压了下来。

    许府的人,

    她是知道的。

    她只要转头而去,

    许府的人会马上追上来,

    把罪责推到所谓失职的下人身上去,

    末了,还会倒过来再反咬一口,暗里讽刺客人气性大,

    扭头就走。

    三婶母之前就是拿的这个法子,对付的家里上门的穷亲戚。

    看来这法子,现在是打算用在她身上了。

    且这何止是在打她的脸,

    这门在她的归宁日里闭得紧紧的,

    无异于是告诉上门来的姑爷,这姑娘在娘家不受宠。

    “呵。”饶是许双婉再三劝告自己忍一时风平浪静,

    她也不禁被激得笑出了声。

    这厢,

    她朝长公子看去,

    这时,

    她的双眼因愤怒有些泛红:“夫君且在这里等妾身片刻。”

    说着,

    她朝他欠了下身,

    转头快步往大门看去。

    许府大门此时连个门子都没有,她过去,也没人出现,

    许双婉一走到门前就拿起了门扣……

    “咚咚咚……”

    许府那涂满了桐油的大门,

    一声接一声被扣响了起来,声音沉缓、有力。

    “来了,谁啊?”

    那里头的门子打开了门,见到许双婉,脸上一惊,刹那又笑得嘴巴都咧在了耳根,“哎哟,哎哟,是二姑娘回来了,二姑娘回来了……”

    门子朝着后面大喊,欣喜万分,“快去告诉老夫人,大老爷和大夫人,我们二姑娘回来了,小的不是,小的朝您告罪,小的刚才送侯府抬家伙的进门去了,没迎上您,还请二姑娘恕罪。”

    说着,他朝许双婉作揖躬身不已,“二姑娘,您快里头请,快快进去,老夫人盼您盼得紧呢,眼睛都要望穿了。”

    许双婉垂眼看了他一眼,听他说罢,转身就朝她丈夫走去,走至他面前朝他又一福身,“夫君,可以了。”

    宣仲安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未作多语,提脚走在了他的前面。

    跟着他的长随阿莫和阿参退后一步,见少夫人跟上了,也跟了上去,在错过那门子身的时候,牛高马大、脖子上有处一条长长且狰狞的刀疤的阿参朝那门子咧嘴一笑。

    那干瘦的门子被他笑得错愣得一顿,往后退了一步。

    阿参扫了他全身上下几眼,又饶有兴致地在他的细脖子上停留了一会,一脸怪笑地大步跟上主子。

    那门子被他笑得全身瘆得慌,不自觉地摸向了他的脖子,身子在寒风中连连打冷摆子不已,止都止不住。

    这头府里已经有人迎来了,是府里的一个小帮管,不是许府管家鲍兴。

    等鲍兴出现,许双婉都快带着长公子走到许府的大客堂了。

    鲍兴过来,是请他们去许老夫人那的,说是老夫人一大早就起来坐在她屋中等着她回来,大老爷现在也是在老夫人那里等着他们。

    这话说的,面子是给足了,如若不是门前闹的那一出,许双婉还真会从心里去领这个面子情。

    许府是她的亲人,不管她是怎么嫁出去的,只要能面子上过得去,她何尝不想跟他们无风也无雨?

    “劳烦管家。”但许府做的事太多了,连个门子,都能在她归宁日面前油嘴滑舌一场,许双婉也无法装作什么也不知道一般若无其事,这时候她神色淡淡,有点冷漠,与以往在许府的她大不相同。

    鲍兴是个明白的,大夫人现在在府里说不上话,今日有夫人出手折二姑娘的面子,那位夫人固然是借此去折大夫人的面子,但实则这也是老夫人默许的,借那夫人的手,她也有她的用意,借此提醒二姑娘没娘家支持是不行的,让二姑娘还是要想着、靠着娘家一些。

    看二姑娘这脸色,看来二姑娘是彻底明白了老夫人的意思了。

    鲍兴是觉得老夫人此举有些欠考虑,但他是为奴的人,主子做什么就是什么,尤其老夫人这些年也没当年听得进去他的劝了,唯恐老了不得善终,鲍兴也从不违她的心意,他只管听令行事就是。

    这厢许双婉和丈夫进了许老夫人的房里,只见到了她的父亲,没见到母亲,心里也是一沉。

    许老夫人这时候也是站了起来,等他们见过礼,热切地拉着孙女的手坐到了她的身边,笑着跟她道:“老祖母可是一大早就盼着你回来了,我今儿一早就听那喜鹊叫,就知道我家姑娘会回来看我。”

    说着,她握着孙女的手不放,慈祥地朝宣仲安看去:“孙女婿,我家姑娘可还乖巧?”

    宣仲安淡笑着额首,那笑意也看不出几分真意来。

    他见礼时也不咸不淡,那腰甚至没有弯下去,这时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成为圣人是一种什么体验?大魏读书人我用闲书成圣人我在海贼镇守推进城一百年这个明星很想退休人道大圣漫威里的灵能百分百诸天邪武英雄联盟之逐风而行拔剑就是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