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    宣洵林闭上了眼,

    扭过了头,

    拒绝了她。

    小猫一样的小儿郎虚弱地靠在她的怀里,

    他这般小,

    又这般的孱弱,

    似乎但凡她稍稍一抱重点,

    他那口气就续不上了一样,

    许双婉一想起兄长从桥上把这孩子一脚踢飞到溪中之事,哪还会介意他这点冷淡,又把勺羹挪了点,

    探到他嘴边,温柔地哄道:“哥哥给小郎打的粥呢,小郎喝一点罢,

    莫让哥哥急了。”

    她这般一说,

    闭着眼睛的宣洵林稍稍睁开了一点点眼。

    “喝一口罢,好喝的呢……”许双婉把勺羹送到他嘴间,

    轻柔地碰了碰。

    她辞意甚是温柔小心,

    宣洵林睁开了一只眼,

    看到她随即朝他笑了起来,

    他泣然地抽了下鼻子,

    不过嘴巴闭得没刚才那般紧了。

    就在他这一松动间,

    许双婉的那一勺羹粥就喂进了他的嘴里,等到她吹凉了下一勺送到他嘴里就没那般难了,于是,

    一口接一口,

    那小碗粥就都喂进了他的嘴里。

    见他喝完,许双婉下意识碰了碰他的额头,又摸了下他稍有点鼓的小肚子,抬头朝对面的长公子看去。

    宣仲安刚才制止弟弟的时候脸白得有些发青,现下,他神色缓和了许多,许双婉看着,那紧紧揪着的心稍微放松了些。

    宣仲安这也没跟她说话,他看向那靠着她胳膊躺着的弟弟,问:“还喝粥吗?哥哥给你打。”

    宣洵林不说话,脸一扭,躲进了他嫂子的胳膊弯里。

    看来,现下他是连哥哥的气都生上了……

    宣仲安摇摇头,又朝父母看去。

    此时宣宏道脸色尚可,他的长子现下虽说还没继承侯府,但他因有了前车之鉴——三年前他一时大意坏了长子布下的局,连带还连累长子失了好不容易得的一门婚事,让本来可以一洗前耻的侯府名声处境比之前还差,遂他现在就不怎么插手儿子的事情了,哪怕心中再忍不住,也会三思而后行。

    只是宣姜氏到底是个妇人,还是个爱子心切的母亲,看着媳妇怀中的小儿子,她又在长子的示意下不能伸手把小儿子接过来,这时候她僵着一张脸,是再也笑不出了。

    “母亲,用饭罢,菜都凉了。”父亲这边,宣仲安还是稍有些放心的,有了之前事败的彻骨之疼,他父亲比起以前要相信他些了,只是他的母亲到底是个性情中人,性子心善心软不说,就是连掩饰心中所想,也是逊人一等。

    宣仲安曾暗中见过他的妻子的接人待物,不管当时场面上有多少人,她轻扫一眼,就能把各人心中所想所求纳入眼中,再了然于心不过,他母亲年长她许多,怕是拍马都及不上她那份观其色、辨其音、了其人的本事。

    母亲现下无所掩饰,她之前做的再好,心思也还是被看穿了。

    这厢许双婉见怀里扭过头的小公子疲惫地闭上了眼,看来是想睡的样子,他流了那么多泪,应也是倦了,她便双手抱了他,两手相拍着他的手臂与背,安抚他入睡。

    宣洵林的确是累了,他在入睡前又睁开了一只眼,看了她的脸一眼,就闭上了眼睛,疲倦地睡了过去。

    宣姜氏无心用膳,即便是长子开了口,她也只是勉强一笑,这时见小儿子看样子是睡着了,她忙伸出手去,“让我抱吧,你赶紧吃两口。”

    “是,母亲。”许双婉小心地把怀中的小公子交到了婆母的手中。

    宣姜氏也小心地接了过来,终于松了口气,脸上这才有了点松快一些的神情,再说话,也不那么僵硬了,又恢复了之前的温软和善,“快用膳罢,莫饿坏了。”

    “是。”许双婉这才转好身,拿起了筷子,眼睛小心地往对面的丈夫望去。

    “吃吧。”

    “诶。”许双婉垂下眼,抿着嘴小小地笑了一下。

    他看向她的眼,很温和。

    如此,就够了。

    她早想过她这身份来侯府的万般难处,这是她避免不了,身为许府二姑娘也无法逃避的,她嫁进来,本就是许府用来赎罪的。

    只是,情况比她想的要好多了,公爹婆母再难也还是愿意给她几分体面,他更是如此,她那点子难便不是难了。

    她会当好侯府这个新媳妇的。

    她在母亲的膝下,尽全力当好了母亲的女儿;在他的翼下,她也会尽全力当好他的娘子。

    这厢他们刚用完早膳,宣姜氏犹豫了一下,还是没等到半柱香后长子用药的时辰,先抱了幼子回后院歇息。

    她走后,宣仲安对门口站着的屠申道:“叫圆娘到堂面。”

    “是,长公子。”屠申匆匆去了。

    “虞娘。”

    “长公子,奴婢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成为圣人是一种什么体验?大魏读书人我用闲书成圣人我在海贼镇守推进城一百年这个明星很想退休人道大圣漫威里的灵能百分百诸天邪武英雄联盟之逐风而行拔剑就是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