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    “现下,

    ”许曾氏心下一沉,

    嘴里道:“是不是早了点?”

    她父亲早逝,

    幼弟又小她十岁,

    母亲当年自知时日无多,

    用家中一半家产许她嫁入许府,

    这也是她门第低于二房她们,

    但嫁妆却比她们丰厚众多之因,而许府家大门大,加上她小心行事,

    她的私产这些年不减反多,之前长女出嫁,因丈夫出让她给长女多长点势,

    她拿出了她半成的嫁妆给长女,

    原本她是定的长女四成,长子与次女各三成的,

    但给双娣拿了五成去,

    长子的三次不变,

    给次女的就只有二成了。

    本就给得少,

    看丈夫这意思是公中连补偿的意思都没有了?

    长女肖父,

    双娣性傲,

    眼高于顶,对于她这个母亲也是常使性子,许曾氏固然因长女在丈夫得了不少脸,

    但双婉却是得她心的贴心的小棉袄,

    让她在外得名露脸的是这个女儿,她生病在榻前侍疾日夜不休的也是这个女儿,这次为了儿子不得已让她出嫁归德侯府,她心里本就难受了,这下见丈夫这般口气,心中也是惊了又惊。

    “你知道什么?”女人岂知朝中事?归德侯府已经是强弩之末,这次姜太史不顾圣上喜恶强为归德府侯出头,圣上岂会饶过他们?次女一嫁,许冲衡本就打算让许曾氏告诫次女出嫁要恪守规矩,不要随便回娘家,这下见许曾氏还偏着她,便道:“归德侯府是沾得的吗?你想害了良儿不成?”

    许曾氏膝下二女一子,她命好,早早嫁入了许府,与丈夫蜜里调油的那几年就生下了这二女一子,后来丈夫身边接二连三纳了美妾,现眼下最得宠的那个不过是碧玉年华,比次女大不了几天,丈夫早变了心,她争了很多年争不过,也争累了,她以后的倚仗也是儿子,一听许冲衡说会害了儿子,她苦笑一叹:“只是苦了我们婉儿。”

    许冲衡嗯了一声,这夜他就在夫人这边歇下了,床第间跟许曾氏说道了让她告诫次女之事。

    今日不是主日子,他难得在她这边歇下,与丈夫温存了一会,许曾氏也不想惹他不快,皆温柔小意地答应了下来。

    只是长女出嫁时,双婉就已经帮着她打点家事了,她这个女儿是个从小就极细心的,哪怕老手的管事婆子也比不上她的细心,记性更是了不得,只要是过了她眼的都会记下,许曾氏常带着她帮着打点府中的琐事,长女的嫁妆单子就是双婉清点完带着人装箱的,之前许曾氏还跟女儿道来日等她出嫁,嫁妆不会比姐姐差上多少,她本就做好了给女儿加嫁妆的准备,只等着丈夫那边松口,哪想女儿却是许给了归德侯府,这下老爷的意思是带了多的过去也是好意了那边,可能还带不回来,不如现眼下就维持之前定的嫁妆,等以后再补贴她点银子就是。但话虽说这般说,道理也有,但嫁妆单子一给双婉,双婉心中岂不一清二楚明明白白?

    姐姐风光大嫁,落到她头上,不到姐姐的一半,这个女儿心中岂能不伤心?双婉就算不知道她手中嫁妆几何,但她是个聪明的,心中岂能没数?且这些年她当家,手中入了一些东西,女儿也是过了眼的。

    遂归德侯府那边来了人一定好日子,眼看出嫁没半个月了,许曾氏这日挥退了身边的人,给女儿看了嫁妆单子后,心中也是忐忑不安,都不敢直视女儿,抬起茶杯低头喝茶,余光小心打量着捻着单子在看的女儿。

    单子不薄不厚,摸着也不轻,只是纸有点厚,字也比平常的大了点,许双婉翻了四张余,单册就没了。

    她一时之间也没抬起头来,心里各种滋味都有,垂下的眼睛也有些酸疼得厉害。

    她还以为,这些日子的小心乖巧能得来几许真可怜,看来是没有。

    不过,比养在母亲下面的庶妹们要好多了,她们可能也顶多得她个一二成罢了。

    外祖父母去得早,唯一的一个亲舅舅还得靠着母亲提扶,父亲心爱的宠妾有好几个,对母亲也有些冷淡,母亲便把钱财与兄长、还有得父亲欢心的姐姐看得很重,许双婉是知道的,只是,她还以为撇开这些,母亲对她也是有几分真心疼爱的,所以这些日子以来,她确实是刻意卖乖了些。

    可惜她心思不纯,也就没得好。

    许双婉低着头,不禁自嘲一笑。

    祖母看着是老了,但为人精明,不可能为她出头,给她打赏两套头面,说几句体恤话,就已经是老人家对她慈爱怜悯了,她本来想的也是从母亲这头得些多的,毕竟她这些年帮母亲管家,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不是没帮母亲省下银子。

    家中祖母管着大头,主持着大局,母亲与另外四房的叔婶每人一季一季地轮流管着家事,管的好的便可多管一季,这些年母亲管家管得甚好,没少当家,今年到现在,一年有三季是她在管家,现眼下入了冬,也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成为圣人是一种什么体验?大魏读书人我用闲书成圣人我在海贼镇守推进城一百年这个明星很想退休人道大圣漫威里的灵能百分百诸天邪武英雄联盟之逐风而行拔剑就是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