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    这厢许双婉还没等到家中姐妹来她院里,

    就见母亲房里的丫鬟过来说曾家舅母们和表姐妹她们来了,

    让她过去一趟。

    曾家二表哥之前也是求娶许双婉的人之一,

    只是二表哥未曾娶妻,

    他房里的人已经替他生下了一子。曾家老祖母喜爱这个庶孙,

    与许曾氏语之间意思也是说让许双婉嫁过去后,

    要当好嫡母,

    那意思就是要放到女儿膝下养,曾老夫人还不是她亲母,不过是一个伯母,

    老夫人这般口气,她当面没什么,转过背就冷笑了数声,

    曾家再来提起这事,

    她就拿出了许老爷出来搪塞,不再搭曾家的茬。

    许家比曾家门第高多了,

    曾家还要靠着许家往上走,

    只是曾老夫人仗着自己是长辈,

    总在许曾氏面前摆谱,

    还当许曾氏是以前那个在跟她面前唯唯诺诺的姑娘待,

    许曾氏在许家头上来有个许老夫人,

    但在曾家,曾家是要靠着她的,曾老夫人拎不清,

    她也不可能让一个娘家伯母踩到她头上去。

    许曾氏这头一冷,

    有什么事也不带曾家了,曾家那边的人也是回过味来,但他们毕竟是要靠着许曾氏与许家来往的,心里尽管有所不悦,但热络不减,许家有什么事他们也是来得勤快,算是给许曾氏暗地里服了软。

    但许曾氏下了他们的脸,到底是落了芥蒂,一听许双婉定给了归德侯府,曾家那边也是热闹了起来,在家中阴阳怪气的话没少说。

    只是许双婉是个小辈,曾家的夫人们也不好亲自出马刺她,所以她们过来,也把女儿们也带过来了。

    许双婉一过去,曾家的舅母们没少拉着她的手嘘唏,等见过舅母们,带着表姐妹们去了她的院子,这刚进去,表姐妹们也是把她团团围住,有位善良的表妹还落了泪,场面一时之间,就像是许双婉也是一只脚踏进了棺材一般,分外凄惨。

    许双婉细语安慰她们宽心,可她这边还没着急,母亲娘家那一支亲舅舅家中的晴表妹就拉着她的手放到胸前,双手握着哭道:“婉姐姐,这里没外人,你想哭便哭罢。”

    许双婉见惯了这等场面,她嫁给归德侯府这么大的事,不论表姐妹们,还是家中的姐妹们,不管是幸灾乐祸还是对她有几分真心,不替她哭上几句,都是她们心肠不够软,不能显出她们心地善良。

    虽说许双婉想着与其浪费时间听她们替她哭诉老天不公,造化弄人,不如多花点时间清点嫁妆,但她是个有耐性的,也是按捺着性子安慰着妹妹莫哭。

    只是她不哭,晴表妹都扑到了她怀里,又哭道了一句:“婉姐姐,你命好苦,晴儿的心好疼。”

    许双婉顺了顺她的背。

    旁边曾家来的五个姐妹们也是接二连三地往眼角抹泪,哭了起来。

    许双婉不得已,垂下眼,泪盈于睫。

    她终于哭了,见她终于承认了自己的悲惨,曾家的姐妹们眼泪流得更欢了,心里痛快不已。

    她们这个表姐妹,大人们没少对她赞誉有加,父亲们说起来她和另一个大表姐许双娣来,都是让她们向这两个人学着些。

    这本没什么,等她们大了,她们想嫁的人居然十之三四都想娶她们进门,好不容易等大表姐嫁了,虞王世子前两个月却说娶妻当娶婉姬,而那个婉姬,就是许双婉。

    而在大韦,能被称“姬”者,都是绝世美人。

    虞王世子面如冠玉,风度翩翩,又在圣上身边当职,是京中众多姑娘家的心上人,他这话一出,别说见过许家二姑娘的,就是没见过的,都恨上了许二姑娘。

    就这么一个绝世美人,再美又如何?她就要嫁进圣上不喜的归德府了,这下被许双婉压了很多年的曾家姐妹们也是出了口恶气。

    曾家女儿美貌者不多,许曾氏那种中上之姿都已是曾家数代女儿当中长得最为出色的,但在京城当中,她都称不上美貌,她当年能嫁给许家长子,也都是她母亲,也就是许双婉的亲外祖母跟许老太太交情不浅,才成就的婚事。曾家表姐妹们长得不好,总归是亲人,许双婉跟姐姐许双娣对她们的态度不同,她长姐不喜欢这些貌不如人心眼还小的表姐妹,见了面也是有些冷淡,但许双婉还是对她们有问必答,京城出什么新鲜乐子了,也愿意带着她们一块玩,也许是她好说话,姐妹们在她面前也就更坦承了点。

    当然了,按她长姐的意思,那就是太放肆了。

    但许双婉跟长姐性格不同,待人处物也就更不同了,她长姐爱恨分明,喜与不喜,一目了然,她却待谁都一样,有人因此赞她八面玲珑,也有人说她处世圆滑,因此,很多家族的夫人都觉得她是当媳妇的好人选,许双婉心里也十分清楚,众人喜欢的是她这个不会得罪人的性子,而她实际上是没把他们看重的那些太放在心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成为圣人是一种什么体验?大魏读书人我用闲书成圣人我在海贼镇守推进城一百年这个明星很想退休人道大圣漫威里的灵能百分百诸天邪武英雄联盟之逐风而行拔剑就是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