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加柴,烧火。

    这本是热天,沐春桃的身上很快就烤出了汗,大惰涂身膏本来快被烘干了,可她的汗水一出来又打湿了,抹黑的肌肤上流出了道道雪白的汗痕。

    “好热,我还要烤多久?”沐春桃的脸蛋红红的,晶莹的汗珠一颗接着一颗的往下淌。

    李子安说道:“再坚持两分钟吧,出汗能加速你的血液运行和新陈代谢。”

    这倒不是姬达传授给他的,是他看书学来的知识。姬达是西周时代的人物,那个时候哪有这样先进的知识。不过,他越发觉得姬达的方士绝学加上现代的科学知识一定大有作为!

    两分钟后,不等李子安提醒,沐春桃就迫不及待的从土坑之中爬出来了。她的动作还有点僵硬,但看得出来已经没什么大碍了。

    “你的方法还真是管用,我感觉好多了,刚才很疼,现在都不疼了,你真厉害。”沐春桃直盯盯的看着李子安,眼神之中充满了好奇与感激。

    李子安笑了笑,心中很高兴。村里的人都说他是吃软饭的,是个没用的人,从来没人夸赞过他,他都快忘记被人认同和赞扬的感觉了。

    “你是职业方士吗?”沐春桃问。

    李子安想了一下才说道:“是的,但我很少出手,刚才也是看你的情很危险才出手。”

    “那你平时主要干什么?”沐春桃刨根问底,她似乎对李子安的一切都很感兴趣。

    “务农和照顾老人。”李子安说。

    农民,并不丢人,无论是何时何地谁问他,他都可以堂堂正正的说出来。

    “你这么好的本事不出去干一番事业真是屈才了呀,我认识很多朋友,有路子,只要你愿意,我可以帮你。”沐春桃满怀期望地道。

    李子安很想答应,可是还没有开口,林胜男那张面孔就在他的脑海之中冒出来了。

    他要是走了,谁照顾她?

    余美琳将林胜男交给他照顾,他哪里也去不了。

    “再说吧,对了沐小姐,你是做什么的,你怎么会从天上跳伞下来?”李子安转移了话题,这个问题他早就想问了。

    沐春桃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失望,她说道:“我喜欢极限运动,只是这次出现了点意外,幸好遇见了你,不然我可就交代在这里了。”

    李子安抬头看着天空,天空白云朵朵,看不见有飞机。然后他觉得他的举动有些搞笑,她跳伞下来,飞机还能待在原地等她吗?

    “这附近有水源吗?我想洗个澡,身上痒痒的很难受。”沐春桃说。

    李子安说道:“这下面不远有一个水潭,只是没遮没拦的,要不你跟我去我家吧,我家里有浴室。”

    “我这样跟你去你家不合适吧,我去你说的那个水潭,你帮我看着人,我洗洗就行了。”沐春桃说。

    “那好吧。”李子安把沐春桃的衣服鞋子放进背篼里,一并背在了背上,然后问了一句,“你那降落伞还要吗?”

    “那破伞差点害死我,不要了。”沐春桃说。

    李子安走前带路,沐春桃的伤还没痊愈,走得很辛苦。

    “我扶着你走,可以吗?”李子安问。

    沐春桃点了一下头,主动伸手过来让李子安扶着。

    李子安拉着她的手,那手儿满是干壳的泥膏,可也让他心中微微一荡。

    四年了,他连他老婆的手都没拉过,第一次拉女人的手却是一个刚刚认识的女人的手。

    山林里没有路,沐春桃身上又还有伤,没走两步便被一块石头磕了一下脚,往地上倒去。

    李子安情急之下扔了山锄,一把抱住了沐春桃的腰。

    泥膏洒落,触手一片柔软顺滑,仿若丝绸一般的触感。

    李子安心中紧张,觉得不妥,想松手,可他这边一松手,她就滚山坡下去了,怎么松?

    沐春桃的身子也有些僵,眼神中也藏着一丝紧张。这荒山野岭的,她现在这个样子,对方又是一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万一刺激到他,兽性大发什么的把她那啥了,她岂不是羊入虎口?

    李子安忽然弯腰,腾出一手穿过了沐春桃的腿弯,一把将她抱了起来。

    “你……你干什么?”沐春桃骤然紧张了起来。

    李子安不看她,大步往山坡下走,一边走一边说道:“你的伤还没有痊愈,走不了这山坡,我抱你下去。下去就好了,下面有路。”

    沐春桃很紧张,很尴尬,可她也知道她现在这种情况需要他的帮助,也就不好说什么了。

    李子安的背上背着好几十斤东西,怀里还抱着一个百斤左右的女人,走的还是没有路的山坡,可他发现他一点都不吃力,一路带风的就下去了。

    大惰随身炉让他脱胎换骨了。

    大睡炼气术让他变得更强了。

    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加了杠杆,加杠杆力气大。

    潭池还是那个张飞一箭射出泉眼的潭池,泉水清澈,波粼漪漪。

    李子安将沐春桃放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不会真有人觉得师尊是凡人吧战神归来诸天饥荒系统不屈的尊严逆仙龙帝茅山捉鬼人余生路漫漫其修远兮我有一座监狱祖虚天帝老子有双倍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