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几个泼皮平日里也就只有欺负欺负老实人的实力,哪里遇见过真正的练家子,一个个转身就跑。

    陈刚也从地上爬了起来,跌跌撞撞的逃了。

    李子安在门前的空地上回想着刚才打斗的过程,有时候觉得某个动作不对就重新比划一下。

    自己练拳是一回事,实战又是一回事,经验总结非常重要。

    那几个泼皮跑没影了,李子安才转身回去。

    林胜男站在堂屋门口望着李子安,问了一句:“刚刚是谁在外面吵闹?”

    李子安说道:“几个要饭的,我已经打发走了。”

    林胜男一听便没了再问的兴趣,她招了招手:“子安,你过来给老祖宗上柱香,磕几个头。”

    李子安走了过去。

    堂屋里有一张神龛,供了余家的先人灵牌。其中有一位是两百年前的清朝大员,名叫余青山,做官做到了泽省巡抚。这老宅子就是那位先人留下的,也有两百多年的历史了,前庭后院,用料和布局都很讲究。

    这老宅子本来是由余家的一个亲戚看守着,直到四年前余美琳和她奶奶回来才离开。李子安入赘余家之后便搬到了这老宅子里住,那个亲戚干的活也就由他干了。

    李子安上了一炷香,然后跪在蒲团上磕了三个头。

    林胜男说道:“去吧去吧,我在这里待一会儿。”

    “夜里凉,奶奶你早点睡。”李子安叮嘱了一句,离开了堂屋。

    堂屋里传出了林胜男念经的声音,念的是《金刚经》。

    回到屋里,李子安琢磨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那大惰随身炉毫无征兆的就从他的脑海之中浮现了出来。

    它就像是他的副脑,主要负责方士技能。

    姬达传了他三门绝学,他已经尝试了采补术和大睡炼气术,还剩下一门画卜术没有尝试。

    “我给自己算一卦,会是什么结果?”李子安的心中跃跃欲试。

    他找来一张纸和一支笔,然后闭上了眼睛随心所欲的乱涂乱画。

    没有任何提示,约莫一分钟的时候李子安的手自然就停下来了。

    一张白纸上满是中性笔画出来的线条,看上去就像是一个鸟窝。

    这样一张鬼画桃符的画是什么卦象,又该怎么解?

    李子安毫无头绪。

    突然,大惰随身炉这个方士副脑毫光大放,纸上的鸟窝还是鸟窝,可李子安脑子里形成的图像里却藏着一朵桃花的图案。

    姬达附体的感觉又出现了。

    他从来就不会解卦,可他的脑海之中却浮现出了卦文:龙游浅滩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咸鱼也有翻身日,苦尽甘来桃花开。

    这就解啦?

    李子安心中一片惊讶和困惑,刚才他就只是乱画,压根儿就没想过要画一朵花出来,可他在纸上画了一朵桃花。不过这卦文通俗易懂,前面两句说的是他现在的境遇,后面两句说的是他就要转运,而且还是桃花运。

    叮铃铃!

    手机忽然响起了来电铃声。

    李子安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上显示的联系人是“管家婆”。

    这是余美琳打来的电话。

    李子安心中一动,暗暗地道:“我刚刚给自己算了一卦,说我会交桃花运,余美琳就打电话来了,但她是我老婆,应该不是那朵桃花吧?”

    他划开了接听键。

    手机里传来了一个平静的声音:“奶奶的生日我会回来。”

    李子安的心里本来有很多话想要说,可听到这没有丝毫感情的声音,他心里想说的那些话就说不出来了,只是应了一声:“哦。”

    “你最近……”余美琳的声音。

    李子安等她说完。

    “算了,我挂了。”余美琳说。

    又是这样。

    四年了,余美琳每年给他打一次电话,从不超过三句话。

    今年这次,只算两句半。

    李子安苦笑了一下:“算了,我还是研究姬达的绝学吧,明天去山里采药,除了熬制膏药,我还可以尝试一下那些个神神怪怪的食补秘方。”

    想着想着他睡着了。

    呼吸——呼吸——

    自然的空气入肺,随血液流转全身。

    大惰随身炉释放出一丝丝热力,滋养全身。

    大睡炼气术,睡觉就是修炼。http://www.123xyq.com/read/2/2246/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 三国大阴谋家竹马谋妻:弃女嫡妃宠入怀田园娇宠:贪财萌宝俏娘亲葬世天棺皇后每天都在想爬墙我在战国教抡语浩气贯寰宇剑与远征论选择职业的重要性风澜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