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李子安停止练拳。

    他听得出来,那是陈刚的声音。

    “谁在外面吵?”林胜男皱起了眉头,她最怕人吵。

    “奶奶,我去看看。”李子安往院门走去。

    他不怕事,更何况他现在身有大惰随身炉,得承姬达一身方士绝学,但是他怕吓着老太君。

    院门打开,李子安一眼便看见了站在门外台阶下的陈刚,还有他的几个死党,几个泼皮正杀气腾腾的盯着他。

    李子安反手把院门拉上,说了一句:“你们想干什么?”

    陈刚指着李子安,恶狠狠的声音合着唾沫星子从他的嘴里喷了出来:“妈的,你打伤了我婆娘,拿一万块钱医药费来,不然老子弄死你!”

    李子安下了台阶,站在陈刚的面前:“要钱没有,要命也不给,另外跟你们说一下,现在打黑厉害,你们确定要在在这里搞事?”

    “玛逼的,你个吃软饭的还这么嚣张?”陈刚破口骂道:“月牙村里谁不知道你婆娘在外面卖啊,你说你没钱谁信?”

    这是李子安的底线,可陈刚却在他的底线上大鹏展翅。

    怎么忍?

    李子安的神色渐冷,他握紧了拳头。

    大惰随身炉之中释放出了一丝丝热流,瞬间流窜到了他的拳头上,两只拳上的青筋一下子就冒了起来。

    陈刚伸手抓住了李子安的领口,冷笑道:“你还敢捏坨子,老子……”

    没等他把话说完,李子安忽然一拳头抽在了他的小腹上,他的一张嘴瞬间张大到了极限,那表情,他仿佛不是被拳头打了一下,而是被一头牛撞在了肚子上。

    李子安忽然抬手一把抓住了陈刚的手腕,往上一提,手掌顺势往后一滑,握住陈刚的手掌,然后猛地发力往反方向一折。

    咔嚓一声响。

    “啊!”陈刚的嘴里顿时爆出了一个惨叫声,整个人顺着李子安发力的方向倾倒,可即便是这样也丝毫不能减轻腕骨撕裂的痛苦。

    陈刚的几个死党完全没想到午后见了他们跑得比兔子还快的李子安,当着他们几个的面居然还敢下手打陈刚,一时间都懵逼了。

    “你们他妈倒是打啊!”陈刚的声音像在哭。

    几个死党这才回过神来,一拥而上。

    李子安一把将陈刚推开,探手抓住冲在最前面的伸手来掐他脖子的泼皮的手。五根手指,他就只抓了一根,也就在抓住的那一瞬间,他猛地往反关节的方向一折,又是咔嚓一声。

    那泼皮长大了嘴巴,却发不出声音来。

    十指连心,指骨被掰断,可以想象那得多疼!

    这就是折枝拳,专门折人骨头。

    李子安这才是初学,没多大威力,可身有大惰随身炉,仅凭那香炉的一丝丝加持,对付几个泼皮也不在话下。

    几个泼皮扑到了李子安身前,有人挥拳,有人用脚踹。

    李子安也不松手,抓着那泼皮的指头挥了半圈,他几乎没怎么使劲,可他的手挥到哪里,那一百多斤的泼皮就跟到哪里,挡住了几个同伴的围攻。

    几个泼皮撞在一起,场面混乱。李子安抬起一脚踹在了被他掰断指骨的泼皮身上,那泼皮被踹倒之后贴着地滑了好几米才停下来。

    几个被撞得东倒西歪的泼皮彻底懵了。

    眼前的李子安哪里还是他们认识的那个吃软饭的家伙,这尼玛叶问附体啊!

    陈刚从地上爬了起来,伸手摸刀,可右腕骨裂,动一下都疼得厉害。却不等他换左手,李子安忽然冲了上来,一拳头轰在了他的心口上。

    “哇!”陈刚张嘴,把晚饭吃的米饭菜叶和啤酒什么的一股脑的吐了出来,倒地之后翻滚了两圈才停下来。

    另外几个泼皮被镇住了,一动不敢动。

    动手之前李子安还很紧张,可是这会儿他放松了。

    大惰随身炉赋予了他远胜从前的力量,他还有折枝拳,对付这几个渣渣泼皮根本就不用担心破相的问题。

    “一起……一起上!”陈刚在地上嚎,也不知是韭菜还是什么东西从他的嘴角冒了出来,惨不忍睹。

    没人上。

    李子安右脚踏前半步,左手在前,五指微张呈鹰爪之形,右手在后,握铁拳待发。上身前倾,腰直如松,臀部微微下沉,有不动如山之势。

    这是折枝拳的起手式。

    他不摆功夫架势都没人上,这一摆就更没人上了,几个泼皮还不断往后退。

    李子安觉得有点大题小做了,他收了功夫架势,淡淡地道:“我从小习武,练了二十多年了,今天不发威,你们当我是病猫?”

    陈刚和几个泼皮一脸懵逼,都是一个村长大的,李子安从小习武,他们怎么不知道?

    李子安突然加大音量,凶声恶气地道:“都给老子滚,不然打断你们的腿!”

    他平时不装逼,但不代表他不会,该装的时候还是要装,就这几个泼皮,揍一顿再吓唬一下效果会更好。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不会真有人觉得师尊是凡人吧战神归来诸天饥荒系统不屈的尊严逆仙龙帝茅山捉鬼人余生路漫漫其修远兮我有一座监狱祖虚天帝老子有双倍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