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午后13点整的时候,李子安铺好了凉席,并将风扇调至1档微风,然后脱掉脚上的人字拖,舒舒服服的躺了上去。

    蚊香青烟袅袅,是檀香味的,驱蚊还安神。

    他是一个赘婿,而且是农村里的赘婿。

    可即便是农村的赘婿,生活也要有仪式感。

    他的人生理念很简单,随遇而安,知足常乐就好。

    一分钟之后,李子安的鼻孔里就传出了均匀的鼾声,嘴角还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显然是入梦了。

    梦里,他变成了一条鱼,蹲在水里一动不动,看一株水草在他的面前飘摇。

    咚咚咚!

    门外忽然传来敲门声。

    李子安听见了,但他的反应不是起身去开门,而是翻了一个身,拿背对着门口。

    “子安,两点了你还睡啊?”

    那是妻子的奶奶林胜男的声音。

    妻子余美琳长年在外打工,一年也就林胜男的生日回来住一天,所以这月牙村里的余家祖屋里就他跟林胜男两个人住。

    “子安,池塘里的水断流了,这大热天的没活水鱼会死,你快点去看看是怎么回事。”林胜男催促道。

    李子安睁开了惺忪的睡眼,打了一个呵欠,然后应了一声:“哦,来了。”

    他从凉席上爬了起来,然后穿上人字拖去开了门。

    门口站着一个白发老妪,手里拿着一根龙头拐杖,老态龙钟的样子,眉宇间却有着很强的气势。

    这个老妪就是林胜男。

    李子安入赘余家四年了,总共就和余美琳见了五次面,结婚一次,每年林胜男生日一次,连手都没有摸过。

    余美琳每年会来都会给林胜男一笔钱,用来维系家里的开销。李子安曾提出跟她一起去打工,可是她不让,只让他在家里种点蔬菜杂粮什么的家里吃就行了,最主要的就是照顾她奶奶。

    却也因为这个原因,他成了村民眼中的吃软饭的男人。

    他觉得他是给吃软饭的同袍丢脸了。

    别人吃软饭住豪宅开豪车,穿金戴银好吃好喝的活着,他这个吃软饭的却还要种地种菜,伺候一个老太太。

    不过他不在乎,自己活得自在就行了。

    四目相对,两秒钟后林胜男就开始数落了:“你能不能有点出息啊?一天就知道睡,看些没用的书,你就不想有自己的事业吗?”

    李子安延迟了两秒钟才说了一句:“什么事业?”

    林胜男被这句话噎了一下,翻了个白眼。

    李子安的心中泛起一丝苦涩。

    余美琳将这个老太婆扔给他,他要是出去找工作或者创业,谁来照顾她?

    这四年来他看那些书可都是有用的书,英语、厨艺、种植、木工、雕刻什么的,可天天窝在这山村里,他也没机会发挥。

    “池塘的水断流了么?”李子安觉得他需要确认一下。

    林胜男不耐烦的摆了摆手:“算了,我跟你谈什么事业,对牛弹琴,你快去看看池塘的水是怎么回事,我的鱼要是死了我跟你算账。”

    李子安打了一个呵欠,往后院走去。

    林胜男看着李子安那修长的背影,叹了一口气:“长得好看又有什么用,我当初真不应该为了家里的那些破事把美琳嫁给这小子……”

    这话李子安听见了,可他的心里没有一丝波动。

    不过长得好看这一点,他是认同的。

    想必当初余美琳看上他,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吧。

    月牙村吴彦祖这个绰号不是平白得来的,那是实力。

    池塘在后花园,养了一些锦鲤,林胜男平时没事就爱待在池塘边上的凉亭里喂那些鱼。

    池塘果然是断流了。

    李子安拿了一把锄头从后门出去,顺着溪边的小路走。

    小路弯弯,从村头一直通到村尾。

    月牙村坐落在蜀地西北,三面环山,中间一块谷地像是月牙,因而得名。

    小溪的源头就在月牙的尖上,据说是张飞行军至此,将士困乏,无水造饭,他开弓一箭射出了一眼泉水。后世的人将那泉水称作张飞泉,后来不知是谁给改了名字叫月牙泉,村里人有叫张飞泉的,也有叫月牙泉的,没个统一。

    那泉眼终年流水不息,这还是第一次断流。

    一棵大榕树下,几个女人坐在树下乘凉,有的拿着扇子扇风,有的磕着瓜子。穿裙子的也不闭腿,还拿扇子往裙子里面扇风。磕瓜子的也不收拾,瓜子壳随便吐。

    几个女人嘀嘀咕咕。

    “昨晚我家那死鬼来解我裤腰带,老娘一脚就把他踹床下去了,老娘想买支五十块钱的口红都不给买,还想搞事,想得美。”

    “我家那死货愣是气人,昨天打两块钱的麻将愣是输了两百多,你们说霉不霉?狗日的把这个月吃肉的钱都输光球了,他还想吃肉,吃屎老娘都不会给他一口热的。”

    一个女人瞅见了往这边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不会真有人觉得师尊是凡人吧战神归来诸天饥荒系统不屈的尊严逆仙龙帝茅山捉鬼人余生路漫漫其修远兮我有一座监狱祖虚天帝老子有双倍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