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对于这个拜金的前女友,林奇已经彻底看透,都说社会是个大染缸,以前李婉云在农村还挺秀气的一个姑娘,可现在却被染黑的不像样子。

    “我来这找班主任。”林奇不咸不淡道。

    “怎么?你也实习完了?”李婉云诧异道。

    实习报告上面,必须得到主治医生以上的认可盖章,而林奇没有任何关系,就在医院里做了不到几天,怎么可能就完成实习?

    而一边的周旗看着林奇,不禁冷笑道:“我说是谁呢,原来是金海医院的林大保安啊。”

    保安两字咬的非常重,引来不少学生侧目。

    这里是医科大学,到其他医院都是去当实习医生,怎么会当一个保安呢?

    除非是犯了什么大错误,而实习就犯错误的人,肯定没资格通过主治医生的认可。

    “原来是周少,真是幸会。”林奇淡淡道。

    这个周少性格嚣张跋戾,仗着家里有权有势,在学校里几乎横行霸道,就连其他老师,也得看人脸色。

    “怎么,你在医院做了两天保安,也完成了实习?”周旗一脸鄙夷的看着林奇。

    李婉云忽地恍然大悟道:“哦,我明白了,你是来找班主任换实习医院的,原来是混不下来的了啊,我就说呢,像你这种穷小子,哪里有什么关系,还不是被扫地出门?”

    “婉云,话别说的这么难听啊,他等会想不开寻死,怎么办?”周旗讥笑道:“像他这种人,连一品阁这种高档地方都没去过,连豪车都没开过的人,有什么本事呢?”

    尽管林奇得到传承后,谨遵“医者当胸怀博大”这句话,但此时他忍不住心头一阵恼火。

    他不明白,这李婉云为何如此大的怨气,还串通周旗一起来讥讽他。

    林奇不禁想起一个故事,我有五块钱,我会为你全部花掉,而别人给了你二十块,你跟了别人,却不知道别人有一百块钱。

    可以说,林奇就是前者,他是穷,但他愿意为了喜欢的人付出全部。

    只是李婉云接下来的话,让他几乎暴走。

    “一个连父母都不知道的野种,还待在这里丢人显眼干什么?”李婉云毫不留情道。

    “和我待在一起,你很委屈吗?”林奇没想到她还会提这些事,这一刻算彻底死心了。

    “呵呵,你觉得呢?周少能给我,你能给吗?”李婉云哼声道,还故意紧紧拽着周旗的胳膊,一副惺惺作态的样子。

    林奇只感觉一阵恶心:“那你就好好跟着他,舔他的脚指好了!”

    说完,林奇默然转身,朝大礼堂里面走去。

    “你!”李婉云脸色青紫,她跟着周旗,的确是倒贴着跪舔,只是没想到林奇当众戳穿,她委屈的拉了拉周旗道:“周少,你看他欺负我,你可要替我做主啊。”

    “走!一起进大礼堂,班主任现在是我人,我想怎么玩他,就怎么玩他!”周旗脸色阴沉,拉着李婉云走进了大礼堂。

    林奇的班主任姓王,是一位肥胖的中年男子,肥头大耳,肚子圆鼓鼓的,据说进来金海学校捞了不少油水,还潜规则过女学生。

    “王主任,我想换个医院实习。”林奇记得,学校里可以申请换医院,只要教导主任同意就行。

    王主任抬起头看了林奇一眼,往椅子后一躺,鄙夷道:“林奇,我记得你宿舍费,是不是该交了?”

    “不是还有一个月吗?”林奇说道:“我家里情况特殊,之前跟学校商量好的,可以到下个月在交。”

    林奇只交了半学期的宿舍费,本来外公打钱过来了,但是林奇至今都没动用,全部都是勤工俭学,靠奖学金生活的。

    “下个月啊,行,那我打电话问问其他医院……”王主任只好拿出了手机,为学生安排实习,也是他们的职责之一。

    而此时,周旗和李婉云走了进来,听到之前的对话,周旗不禁大笑道:“刚刚不是挺有骨气的?怎么,连宿舍费都没交齐,要不要我帮你啊?”

    李婉云像是找到了反击的机会,大喊道:“周少有的是钱,区区宿舍费自然不在话下,只要你跪下来说三声我错了,马上就给你。”

    两人的声音,像是高音喇叭在大礼堂回荡着。

    旁边不少学生,也是看出了些端倪,不禁低声议论。

    “你听说了没有,林奇的女朋友被周旗给抢了。”

    “怪不得这么大怨气呢,周旗肯定觉得现女友以前和这穷小子有过一段,心里不爽吧。”

    “可不是,林奇没钱没关系的,这王主任恰好是周旗亲戚,怕是要被羞辱个体无完肤。”

    林奇在学校学习出色,年年拿奖学金,大家都对他不少关注。

    而周围的议论声让王主任愣了一下,看到周旗对他使了个眼色,他似乎明白了什么。

    “林奇,我忽然想起来,最近医院的实习机会都没了。”王主任直接掐断电话,然后板着脸说道。

    林奇蹙眉道:“王主任,你电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成为圣人是一种什么体验?大魏读书人我用闲书成圣人我在海贼镇守推进城一百年这个明星很想退休人道大圣漫威里的灵能百分百诸天邪武英雄联盟之逐风而行拔剑就是真理